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 动画片 > 你看过火影忍者吗,火影忍者

你看过火影忍者吗,火影忍者

2019-12-13 06:09

截止2017年4月12日,笔者通过知网全文搜索关键词“火影忍者”,共显示2129条结果。经剔除人物访谈、商业软文等非学术性文本,笔者发现《火影》相关研究集中于几类议题:第一,艺术学取向:在角色设计、故事叙述、音乐创作、场景布置等方面的分析与总结,如徐帆的《日本热血类动漫角色设计研究》与侯琳琦、张小龙的《当代中日动画背景音乐创作手法的比较分析——以〈秦时明月〉和〈火影忍者〉为例》。第二,经济学取向:《火影》产业开发策略。日本动漫产业早已整合ACGN,即

回答:这是忍者的世界。在Naruto的世界中,忍者这个职业,就像HunterXHunter里的猎人、One Piece里的海盗一样,是少年们的梦想!不过这回的主人公鸣人和自学成才的小杰、路飞不一样,他是木叶忍者村的忍者学校中科班毕业的哦(虽然毕业得很勉强,是被称为“万年吊车尾”的“差生”)。从小身上封印着邪恶的九尾妖狐,无父无母的鸣人受尽了村里人的冷落,但是他却不知道原因,只是拼命用各种恶作剧试图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人们反而更远离他。好在还有依鲁卡老师关心他,鸣人的性格才没有变得扭曲。他总是干劲十足,嘻嘻哈哈,超级乐观。为了让更多的人认可自己,鸣人的目标是——成为火影!这可是很高的目标哦,火影是世上最强的五位忍者之一的封号,也是木叶忍者村的首领。鸣人可不管,对于自己终有一天能成为火影,他可是超级自信的哦。努力吧,鸣人!鸣人的同伴,是由老师分配的同班同学,一开始大家互相看不顺眼,不过随着共同的战斗,虽然表面上还要斗一斗,但终于成为了互相认可、互相信赖的好伙伴。同伴中有酷酷的帅哥佐助(还背负着复仇者的使命)和聪明可爱的女孩小樱。卡卡西带领由鸣人、佐助、小樱组成的第七班开始了任务修行。他们的第一个C级任务竟然要面对忍刀七人众之一的再不斩。随后又有神秘少年白现身……随后鸣人等参加了中忍考试,在第二场时他们见到了大蛇丸,而大蛇丸在佐助身上留下了咒印。在第三场考试前,鸣人跟随自来也修行,获益非浅。第三场考试大蛇丸率音忍联合砂忍开始了木叶毁灭行动。大蛇丸招出初、二代火影与三代交战,鸣人则与一尾人助力我爱罗相遇……三代火影光荣牺牲,自来也去寻找同为三忍的纲手担任五代火影。鸣人学得螺旋丸,纲手、自来也、大蛇丸最终展开大战…佐助为了杀鼬投向了大蛇丸,鸣人等虽做出努力但最终失败…………鸣人跟随自来也修行……三年修行的时间飞快地过去了,一个崭新的鸣人回到了木叶村。迷人的小樱同样也在她的恩师纲手那里学到了不得了的忍术。但是在这喜悦的重逢背后一个超S级的任务正等待着他们去完成......在砂隐忍者村,我爱罗已经当上了新一代的风影。但是“晓”的魔掌竟然先伸向了我爱罗,晓的成员将我爱罗体内的一尾夺走,砂隐面临危机,而木叶派出了救援小队...结果,在木叶众人的帮助下,“晓”中砂隐的叛忍赤砂之蝎阵亡,千代婆婆牺牲自己、救活了因失去体内的一尾而死亡的我爱罗,打败了角督,这个千古罪人……杀了许多伟大的人……理由:因为是这个漫画让我知道了做人要坚持不懈,无论有什么困难都要以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克服!

导论

回答:看了火影动画,我觉得火影动画前半部分还不错。到后面世界大战就感觉明显的拖剧情了,可能拖集数赚钱吧。我不知道漫画是怎样的,可能是本人喜欢主角的心理剧情吧。可是那些通过一两集来介绍不少配角的方式让我很反感。可当看到鸣人不断成长的成就时又让我有看下去的动力!
图片 1

文化学取向:《火影》对传统及各国文化元素的利用与重构。以忍者文化为根基,岸本齐史在《火影》中不仅借用了日本神话与神道教中的伊邪那美、天照大御神等名号,还引入了中国神话中的孙悟空、金角、银角等形象,以及基督教创世说等文化元素,有研究者对这一文化交叠现象饶有兴趣并予以推崇。[5]其四,传播学

社会学取向:《火影》的传播与接受状况分析。一方面,部分文献着眼于以《火影》为代表的日本动漫对中国受众的影响,如曾毅的《日本动漫对我国中学生吸引力的实证研究——以合肥中学生为例》,多采用问卷调查法;另一方面,也有文献对受众主动改编、重组原文本等行为进行了探究,马薇妮的《动漫迷对动漫作品的重构——以〈火影忍者〉为例》即用参与式观察法探析了百度“火影忍者”贴吧的组织构造、互动行为及其“火影” 亚文化。

(三)本文的问题 笔者认为,相关文献存在以下几个特征:第一,研究层次方面,期刊等级相对较低;第二,研究问题方面,大都集中于技法与应用,鲜有意识形态层面的探讨;第三,价值判断方面,绝大多数文献都将其作为成功案例,批评之声也只在若干有“恶趣味”之嫌的细节;第四,研究方法方面,多为思辨分析,仅少数受众研究运用了实证方法。经过对《火影》文本及上述文献的反思,笔者发现:《火影》在意识形态层面似存在内在矛盾:既有对 现 代 性(modernity)[6]与 后 现 代 性(postmodernity)的肯定与推崇,又有对前现代性(pre-modernity)的回应与回溯,整体表现为一种“摇摆的现代性(rockingmodernity)”。故本文的问题为:《火影》是否及存在哪些意识形态交叠与矛盾?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状况?

(四)研究对象、方法与结构 鉴于《火影》动画版已经完结,虽多有原创情节,但总体故事梗概与主要人物设定与漫画原著并无二致,故同为本文研究对象。因条件所限,本文将以文本分析为主要方法,目的是对大众文化生产进行文化批评(culturalcriticism)。首先,本文将从个体发展与团体发展两个层面出发,从性别维度在个体层面分离出女性个体,形成论文框架,以解答《火影》是否及存在哪些意识形态交叠与矛盾;其次,在“结论与讨论”部分,将试图通过文献与思辨研究探析导致该现象的原因。《火影》描绘了一个地域不清、时代不明,但基本属于大和民族的架空忍者世界,由火、风、水、土、雷五大国与周边数个小国及异空间组成。每国由大名统治,各自组建了忍者村作为武装力量,最高首脑为“影”,“火影”即火之国木叶忍者村的最强人物与精神领袖。忍者们以运用各种忍术、幻术、体术完成各项任务维生,小到为贵族捉猫寻狗,大到为村子、国家奔赴战场。围绕着死与生、任务与同伴、个人与集体、力量与爱、战争与和平等问题,忍者们践行着各自的“忍道”,演绎着种种悲欢离合。

一、 主人公:自致地位 vs 先赋地位 《火影》的主人公漩涡鸣人是一个典型的正面形象。他真诚开朗、勇敢顽强、乐于助人,以“说到做到”为忍道,最终赢得了忍者世界的认可。吕梅、黄守磊的《〈火影忍者〉中的鸣人形象分析》从“鸣人的梦想始终不变”、“鸣人的优秀品质始终不变”、“鸣人精神始终不变”、“鸣人的人生观、价值观始终不变” [7]几方面解析了这一形象。在2006年的《新闻周刊》( Newsweek 日文版)中,这一虚拟角色竟被选为“受世界尊敬的100位日本人”之一。

(一)表面上的自致地位 鸣人登场初期,岸本齐史将其塑造为典型的“吊车尾”,即拖后腿的最后一名,而后通过不懈努力终获“火影”这一“自致地位”(achieved status),即“经过个人的努力而取得的社会位置” [8]。“第1话·漩涡鸣人”中,鸣人在忍者学校的成绩极差,倒数第一的他连最基本的忍术也学不会,与第一名——被誉为“天才”的宇智波佐助(第二男主角)差距甚远;而且,身为妖狐宿体且父母双亡的他人缘也极差,是被家长排斥、同学耻笑的对象;此外,他还是令众人极度头疼的顽童,酷爱用恶作剧来宣示存在,作为“意外性第一的忍者”,他还开发了“色诱术”、“后宫术”等不入流的忍术。然而,这名“吊车尾”却拥有惊人的雄心壮志,在第 2 话他即宣称:“早晚有一天我会继承这个名号(火影),而且还会超越以往的历代火影!”而且“要想得到大家的认同,得到火影这个名号,那根本就……毫无捷径可言”。的确,鸣人历经了数次修行,克服了大量困难,方一步步由“万年吊车尾”成长为“木叶的英雄”、“忍界的救星”,并在“第700话·漩涡鸣人”如愿以偿成为第七代火影,与第一话首尾呼应,成功诠释了“屌丝逆袭”的全过程。可以说,“不畏艰险持之以恒的精神”、“坚持、决不放弃、绝不退缩的精神” [9]是鸣人获得其自致地位的强大动力。

(二)深层次的先赋地位 然而,随着剧情发展,鸣人作为各种“大腕”继承人的先赋地位逐层展现。“先赋地位”(ascribed status)是“由社会‘分派’给个人的,它并不把个人独特的天分或特征考虑进去,一般来说,这种地位的分派在出生时就已决定”。[10]首先,鸣人并非父母不详的孤儿,其父乃“史上最强火影”波风水门,其母是上一代人柱力,拥有强悍体质的漩涡玖辛奈,其师为第六代火影旗木卡卡西与“木叶三忍之一”自来也,这些“神助攻”非亲即师,或是故交。其次,鸣人一步步拯救自己、同伴、村子、国家、世界,并非后天努力使然,乃是前定之命运,其父明确表示“之所以把九尾残存的一半查克拉封印在你身上,是因为我相信你能善用这力量,因为你是我儿子”(第440话);其师则将鸣人视为能拯救世界的“预言之子”来悉心培养。再后来,鸣人的先赋地位逐渐趋于极致——其乃查克拉始祖之子、“忍宗”继承人阿修罗的转世,成为火影不啻于命中注定,而作为反派因陀罗转世的佐助无论如何也无缘此位。基于其所继承的强大力量,与讲述悲惨童年而致对方心悦诚服的“嘴遁之术”,鸣人得以屡次转危为安、战胜强敌,而其他同样努力却家世平平的忍者,如犬冢牙等,再勤加修炼也只能吹嘘自己“主动放弃了火影之位”。

除此之外,《火影》还有系统的血继限界、血继淘汰与血继网罗之说,即通常只能由血缘关系来继承的忍术能力。因此,忍界形成了家族传承与门阀合作的传统,如日向一族与三大家族的“猪、鹿、蝶”组合。甚至谋略与判断能力都有强大的遗传性,如奈良鹿久与鹿丸父子,“命运”意味浓厚。

二、女忍者:职业精英 vs 贤妻良母

鸣人之母玖辛奈认为,比起钱与酒,“忍者三禁”中“最大的问题”是女人:“总之,这世上只有‘男人’和‘女人’,你迟早会喜欢上一个女孩子的,不要被坏女孩骗了,要找个像妈妈这样的。”(第504话)显然,忍者总体上被默认为男性,女人才会成其问题。《火影》的世界两性较为分明,除了性格各异的男性忍者,女性忍者的地位与力量亦不容小觑。

(一)职业追求是途径,成为精英是选择

《火影》的第一女主角春野樱(小樱)拥有粉红发色、衣着与碧绿眼眸,貌美任性、追求者众。岸本齐史将其设定为一位头脑清晰、控制能力良好、有些微暴力倾向的忍者,与鸣人、佐助同属卡卡西领导的“第七班”,是二位男主角的同伴及挚友。起初,小樱总是站在他们身后,心安理得地被鼓励、被保护、被拯救。在第53、54话中,几位男性角色先后被敌人打倒,小樱也被揪住头发、跪倒在地,万分危急之时,她割断精心养护的头发,挣扎起身并坚定宣示:“我一直想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忍者,我一直说喜欢佐助,我一直理直气壮地教训鸣人,我一直都只在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可是,他们却总要为了保护 我而奋战……是你们教会了我,我也想和你们一样。各位,这回就请好好看看我的背影吧!”可以说,这是小樱的主体性与主动性初次爆发的时刻。此后,她逐步成长,一路晋升为中忍、上忍,并拜第五代火影为师,习得了精深纯熟的医疗忍术,成为“新三忍”之一,为赢得最终胜利贡献了力量。无独有偶,第二女主角日向雏田虽为名门之后,但极为内向,梳着传统“姬发式”,衣着保守。她自小性格软弱,常被欺凌;实力不济,遭父兄嫌弃,但一直以坚强、阳光的鸣人为榜样,不断修炼,于“微香虫”一战大放异彩,并在木叶村遭灭顶之灾,鸣人受伤被困之时挺身而出,怒喝实力远胜于己的敌人:“你休想再伤到鸣人了!”面对鸣人的极力劝阻,平时怯懦的雏田坚定地说:“我是心甘情愿的,站在这里是我自己的意志。”(第437话)后虽被敌人轻松击垮,但也间接扭转了战局。除上述二者,《火影》中还有不少强悍的女性忍者精英,如怪力惊人、医术精湛的第五代火影千手纲手,结束前代恐怖统治、推动村庄复兴的第四代水影照美冥等。经过大小战斗的洗礼,她们在职业忍者的道路上奋发前行。

(二)恋爱成功是目的,贤妻良母是归宿 然而,在《火影》的人物设定与叙事中,并无多少女性忍者的觉醒与进取是为了自身发展,职业成功也并非终极追求。

第一,男人为世界而战,女人为男人而战。“第七班”成立时,卡卡西要求每位成员自我介绍,二位男主角都分享了自己的各种兴趣与理想,只有小樱事事不离谈恋爱,卡卡西据此得出:“女孩子到了这个年纪,比起忍术来还是恋爱更重要!”(第4话)比起职业,爱情似乎才是小樱的人物发展主线。她从小爱慕佐助,为他留起长发;处心积虑夺走他的初吻并大胆表白:“我一直都很努力,只要能得到佐助的认同,我什么都愿意做”(第3话);为了他和好朋友井野反目成仇;为劝阻佐助叛逃而苦苦挽留,为将其追回而不断修炼,不惜恳求并欺骗朋友,虽一再被拒也并不放弃。同样地,雏田也始终对鸣人一往情深:“是鸣人改变了我,是鸣人的笑容拯救了我,所以我愿意舍命保护鸣人!因为我最喜欢鸣人了。”(第437话)在最终话,二位终于恋爱成功,嫁给了各自的“白马王子”。

第二,纵使身居高位,不如婚姻幸福。在《火影》中,组建家庭才是女忍者的理想归宿,职业追求倒在其次。大结局中,小樱成了居家主妇。丈夫佐助为了赎罪常年出差,为村子默默奉献;小樱则默默为佐助奉献,担负起所有家务及女儿的教养之责。雏田与鸣人婚后生儿育女,其乐融融,成为标准的贤妻良母,而鸣人成为火影后日日忙于公务,甚少陪伴子女。同样地,玖辛奈在学生时代频频号称“我要成为第一任女火影!”(第498话)但在成为火影的妻子后,她便沉浸于快乐的家庭生活,理想早已抛诸脑后。

而没能顺利结婚的女性则自带焦虑。例如,第四代水影照美冥十分敏感自己的“大龄剩女”身份,不是担心“赶不上婚期了”,就是热衷于讨论“男人荒”。而且,比起保卫村子,生育后代被视为女人更重要的职责:“身为忍者,生死不由自己,但是女儿啊,你同时也是女人,起码也要让我有个孙子,把火的意志传承下去。”(第503话)与诸位女性相比,主要的男性角色则讷于感情之事。此外,剧中较为重要的医疗忍者多为女性,如小樱、纲手、野原琳等,负责在后方照料伤员。这些设计都基本符合传统性别分工理念——男主外、女主内;男主事业,女主家庭;男主进攻,女主养护。

三、价值观:团队合作 vs 个人英雄 个体之力优先,还是团队之爱优先?岸本对这一核心问题的追问与解读贯穿《火影》始终。由它衍生出来的“选择题”包括:遇到危机时,是抛弃受困同伴继续完成任务,还是放弃任务营救同伴?是个人独裁有利,还是民主协商更佳?是一族兴旺重要,还是村子发展重要?是本国利益最大化重要,还是多国共荣重要?解决争端用武力,还是和平协商?

(一)团队合作主义受到推崇 初时,忍者以完成上级任务为优先。卡卡西之父,有“木叶白牙”之称的旗木佐云为营救同伴放弃任务而被村人排挤,连被救者也指责他,致其重压之下自杀身亡,年幼的卡卡西目睹这一幕并留下心理阴影,成为唯任务是从的“天才”冷血忍者,直到遇见为同伴而战并牺牲的好友宇智波带土。当时也被称为“吊车尾”的他直言:“我觉得‘白牙’才是真正的英雄……虽然违背忍者世界规则的人,都会被称为废物,但是无视同伴的人才是最差劲的废物!”(第241话)卡卡西为之震撼并彻底转变,在对“第七班”的教育中也贯彻这一理念。后来,鸣人也因重视与“同伴”的“羁绊”,屡屡救人于危难而逐渐赢得众人的拥戴,而背叛同伴的角色则受到谴责。由上追溯,鸣人的几位前世——初代火影千手柱间、第一代灵魂宿体大筒木阿修罗、“忍宗”开创者“六道仙人”大筒木羽衣皆因崇尚协作与友爱而备受尊崇,这一思想被称为“火之意志”,鸣人亦被视为“火之意志的继承者”。与之相契的民主协商、集体发展、多国共荣、和平会谈等理念也获 肯定。

(二)个人英雄主义隐然其中 然而,尽管标榜团队合作主义,但《火影》的人物与剧情设计大都由个人英雄主义来推进,其团队合作主义思想也并不彻底。

第一,由关键个人之力解决危机。《火影》是一部忍者斗争史,角色们在不断遭遇与解决危机中获得成长,推进剧情。每逢危机到来,往往由“影”下达指令,然后指派几名忍者组成小队共同完成任务:或以小组为单位,如“第七班”;或以家族传统为单位,如山中、奈良、秋道三个家族;或以国家为单位,如各国忍者村的军事组织;或因具体任务需要临时组队。通常,相对正义的一方都能历经磨难而获胜。然而,细究其重大斗争进程,扭转不利战局的往往是关键个人。例如,被“晓”组织袭击的木叶几乎全村覆灭,而鸣人以一人之力加上“嘴遁之术”不仅打败强敌,还促使其用自己的性命复活了此役所有逝者。又如,在第四次忍界大战时,尽管各国忍者搁置前嫌、同仇敌忾,但仍无法阻止“月之眼”计划的如期发动,几乎全体陷入沉睡,世界危在旦夕,而唯有阿修罗转世者鸣人与因陀罗转世者佐助合力才能拯救众生。

第二,自上而下的集中管理制度。木叶村创立伊始,初代火影千手柱间提出象征协作与友爱的“火之意志”,希望各族之间消除隔阂与等级,为了共同的家园而团结互助。其弟千手扉间则认为兄长太过天真,在内政、外交方面设立了若干制度与政策。与别国一样,火之国地位最高者为大名,均为位高权重、好逸恶劳的贵族,诸忍者为其服务。以木叶村为例,最高首脑火影下设两名顾问,其下依次为:上忍、特别上忍、中忍、下忍,各级别内外均有同学、师承或亲属关系,几大家族的族长亦有一定话语权,火影之位由大名及几位忍者高层共同决定。此外,还有直属火影的暗杀战术特殊部队(暗部)行使暗中监视与保护之职,其长官参与决策村中大事。这一自上而下、里应外合的等级式集中管理制度维系着木叶村的日常运转,至鸣人上任几无更改。

第三,大国最高领导人决议制度。“五影大会”是《火影》世界中的一种“国际”议事机制,用以调节各国矛盾、应对共同危机。第一次五影大会讨论尾兽分配问题,达成均分协议;剧中最重要的一次会议则商讨如何应对可怕的“月之眼”计划,并决定组成忍者联军。然而,这种高级别峰会通常只有五大国首脑及其侍卫(通常为下任“影”)方有资格出席,波之国、雨之国等其他小国不仅没有话语权,更无法参与利益分配,却时常沦为大国交恶或忍界大战时的战场,以致民不聊生。《火影》完结时,“五影大会”格局并无丝毫变更。

在第 699 话中,象征“阳”的鸣人与象征“阴”的佐助终于达成“和解”——作者对《火影》核心问题的解答:以团队之爱为基础,辅以个体之力,二者相互支持,才是六道仙人所秉持的“忍宗”正道。表面上,团队主义受到极力推崇,以鸣人终成火影,在阳光下施行“仁政”,而佐助放弃仇恨,在阴暗处保护村子为结局。实际上,个人英雄行为仍是贯穿始终的关键力量,其“协作”既不充分也不平等,“友爱”也依赖于贤者统治。可以说,《火影》的“团队精神”倾向于某一主体为他者善用力量,具有道德色彩,而非主体间的平等参与、有机协作、共同决策。

结论与讨论 综上所述,《火影》在意识形态层面存在一定的内在矛盾,表现为:表面上的自致地位 vs 深层次的先赋地位,以职业精英为选择 vs 以贤妻良母为归宿,显性的团队合作主义 vs 隐性的个人英雄主义。一方面,《火影》以三对矛盾中的前者为先进理念并由此推进剧情,却以后者为背景、目的及动力;另一方面,随着剧情的发展与角色的成长,前者渐弱而后者渐强,并于结局处到达顶峰。笔者认为,相对而言,对先赋地位、贤妻良母的强调可归于前现代性;对自致地位、职业精英、个人英雄主义的推崇较偏于现代性;而对权威的反叛、对主体间合作的重视,以及种种混搭、拼贴、恶搞的表现手法则倾向后现代性。因此,《火影》中既有对现代性与后现代性的肯定与推崇,又有对前现代性的回应与回溯,三者交叠并进,呈现出“摇摆的现代性”。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状况?

约翰·费斯克(John Fiske)认为:“大众文化是矛盾性的,它充满了无法加以控制的矛盾。有人斥责大众文化,认为它过于简单化,把每件事都简化成最浅白的面目,拒绝所有微妙的复杂性,否认人类情感和社会体验的稠密质地,但这些批评所使用的是不恰当的标准,遮掩了大众文化真正的复杂性所在。” [11]约翰·斯道雷(John Storey)则提出:“经典马克思主义对大众文化研究的启发在于:若想对文化的文本和实践加以理解和阐释,就必须还原到生产这些文本和实践的历史条件中去,并对这些历史条件加以分析。” [12]在笔者看来,一方面不宜忽略、轻视,或以简单乐观、悲观的姿态看待以《火影》为代表的大众动漫文化;另一方面,不可将其矛盾与复杂性简单归结为个体创作心理,而应从更广阔的文化与社会层面来审视并解析这一现象。 (一)本土化与全球化之文化背景 19世纪60年代,在西方资本主义工业文明的冲击之下,日本政府展开自上而下的资产阶级改革运动“明治维新”,加速推进日本的现代化进程。政治上,确立君主立宪制度;经济上,逐渐位列世界强国;文化上,传统思想的影响力依然强大,本国政策亦十分注重传统文化保护,显现出前现代性与现代性思想的交叠。《菊与刀》的作者鲁思·本尼迪克特(Ruth Benedict)认为:“日本人生性好斗又非常温和;黩武而又爱美;倨傲自尊而又彬彬有礼;顽梗不化而又柔弱善变;驯服而又不愿受人摆布;忠贞而又易于叛变;勇敢而又怯懦;保守而又十分欢迎新的生活方式。” [13]段小聪认为,以《火影》为代表的日本动漫生产者擅长“构建一种对民族传统文化‘仿佛重现’的、但又具一定现代感和世界性的文化特征,彰显新的艺术风格。这样重组所形成的风格和文化特质,一方面仍具有强烈的民族文化色彩,但又绝对不是一个原生态的完整传统文化体系;另一方面显露了一种全新的文化品格,但在审美价值取向、道德价值取向方面,又依然保留了传统文化的核心内涵” [14]。同时,日本的文化强国战略[15]及动漫产业的海外市场需求也刺激了现代性与后现代性的植入,促成三种意识形态的交叠,恰如金发碧眼的男主角与“姬发式”女配角的浪漫结合。

(二)文本生产机构之市场竞争需求 《火影》所属的集英社是日本最大的出 版社之一,动漫界的领军角色。该社成立于1926年,1968 年从母公司小学馆分离。其时,小学馆与讲谈社占据了漫画市场多数份额,并聚集了手冢治虫、藤子不二雄等大批优秀漫画家与《铁臂阿童木》《机器猫》等知名作品,受众集中于12-17岁。为提高竞争力,集英社“决定另辟蹊径,将目标受众由传统的12到17岁转变为15岁以上的青年读者,在题材上也做了极大的丰富,它以‘友情、努力、胜利’为办刊主旨” [16],并要求相关内容必须至少满足其中一个要素,终于取得今日的领先地位。赵巍认为,在市场竞争压力下,集英社在转型期确立的新宗旨与受众甚多的热血动漫风格相契合,是其成功“逆袭”的关键。据了解,集英社内部曾讨论过杂志定位,有编辑认为热血动漫档次较低,主张引入纯真淡然的作品以提升格调,短暂尝试后发现销量难以与热血动漫抗衡,故将这一风格坚持至今。[17]段小聪认为,15岁左右男性青年读者的共同心理特征及审美情趣大致为:叛逆,喜欢情节跌宕、感情强烈的作品,喜爱性格直率、待人真诚的人物,喜好动作性强、快节奏的影片,有英雄主义情怀。 [18]而《火影》诸特征皆符合“友情、努力、胜利”这一定位——“鸣人”式的英雄人物、崇尚“爱”与“同伴”的主题、为爱发奋并不断成长的女性角色——不仅符合核心受众群的集体想象,同时也能博得部分同年龄段女性受众的好感;色彩鲜明、节奏紧凑的打斗画面将《火影》的受众结构向较低年龄段延伸;一定的哲学思考则可能吸引较高年龄段者的兴趣,由此达到大众化的收视效果。如费斯克所言:“文化商品想要流行,就必须满足相互抵牾的需要……它赢得的消费者越多,它在文化工厂现有的流程中被再生产的可能性就越大,而它得到的经济回馈也就越高。”[19]可以说,大众化既是《火影》获得生产机构青睐并得以推广的初衷,也是执行机构贯彻其市场定位的结果。因而,在为大众化服务的生产情境下,文本生产机构只需迎合多数受众的替代性满足即可,先锋的、激进的或较为彻底的社会变革描述则非题中应有之义。如此说来,尽管《火影》在解释文本中现代性、后现代性的合理性方面显得无力且多有漏洞,但并不影响其大众化的初衷与结果;其现代性与后现代性外壳——对自致地位、职业女性、团队合作的宣扬与前现代性内核——对先赋地位、贤妻良母的强调之间互为表里也并不违背大众化的期待。 另外,一般而言,动画是漫画的动态化与听觉化文本,但文本生产机构也时常插入一些全新的“TV 原创”剧情来延长文本生产时间,增加文本数量或补充漫画内容,以从中获利。《火影》动画制作方 Studio Pierrot即多采用回忆旧情节与编写新故事两种形式来制作TV原创剧情,这加剧了不同意识形态的 交叠。例如,《火影》漫画简要讲述了大筒木辉夜与其子羽衣、羽村的不同经历与理念,而与之对应的动画680-688集则添加了大量浪漫爱情成分与非理性因素。

(三)作者偏好与动漫创作之模式化 在创作者个体层面,已然功成名就的漫画家对后辈也会产生不可小觑的影响。据了解,岸本齐史少年时代便开始收集《周刊少年 Jump》漫画,是《龙珠》漫画家鸟山明的崇拜者。而“无论是《龙珠》、《圣斗士星矢》还是《乱马 1/2》,它们的出现无疑为热血类漫画的创作模式化奠定了基础。比如说都是以展现精彩的战斗过程为主,主人公在参加各种比武大会和与各种强敌的交战中一点一点变强,并且总是能够在交战中与对手建立深厚的友谊等等,这些都成为热血类动漫文本创作模式化的重要借鉴……文本创作模式化有利于动漫在创作阶段少走许多弯路,主动迎合受众心理,保证产量和销量,带来更可观的收益。就像好莱坞的许多大片一样,故事永远都在推崇个人英雄主义,正义必将战胜邪恶,但是观众依然会为这种看了开头就能猜到结尾的影片买单,因为这类影片激情澎湃,特效绚丽,能为观众带来视觉和听觉上的双重震撼”。[20]同样地,经过市场验证的成功范例,加之作者本人精湛的故事创作能力与绘画能力,尽管内容存在模式化或同质性,但经陌生化处理后的形态仍能给受众带来耳目一新的观感。例如,热血类动漫通常将“主角单纯化”,设置“并驾齐驱的‘第二主角’”、“必不可少的感情对象”、“阶段性BOSS 与最终BOSS”,人物会“变身与‘开挂’”等等“配方”。对此,徐贲认为:“大众文化那些看上去有雷同性的模式和类型(包括其内部的千变万化)不是意义生产和流通的限制和障碍,而是它们的基本条件,也是大众性文化活动的一种特殊的(当然不是唯一的)认识方式和运用机制。” [21]然而,若一个动漫文本想要利用种种模式化设计带来的便利,而无意识或无法从中整理出一条逻辑主线,则可能加剧价值观的交叠甚至矛盾。自致地位是目标受众喜闻乐见的,而先赋地位是最便于解释的;爱慕主角又富有个性的女性是讨喜的,回归家庭也是符合主流社价值观期望的;协作与友爱听起来很不错,而自上而下的官僚体制也是现实存在且为人熟知的——用前者标榜叛逆性,用后者解释合理性。不加批判地接受种种模式化设计理念,则难免造成以“摇摆的现代性”为特征的意识形态交叠。

综上所述,本土化与全球化之文化背景、文本生产机构之市场竞争需求和作者偏好与动漫创作之模式化均对《火影》文本产生了重要影响,共同形成其“摇摆的现代性”特征。笔者认为,揭示文本的复杂性与矛盾性是理解大众文化的关键,也是客观看待“自在”(in-itself)的大众文化及其价值系统,研究受众对大众媒介的使用与满足,观测并提升公众的媒介素养,以及寻求艺术创新的门径之一。

需要说明的是,本文以《火影》为个案,结论迁移范围较为有限,日后或可采用更多热血类或其他动漫文本进行补充、验证或辩难。而为论述之便,笔者对前现代性、现代性、后现代性等概念的使用及其与文本内容之对应也相对粗简。此外,尽管讨论部分涉及大量文化生产层面的内容,却缺乏对文化机构的实证研究及一手资料,仅凭各种文献加以阐释,论证严谨度不足,且有结果推定之嫌,不免为憾。再者,作为日本动漫的翘楚之作,《火影》在日本、东亚及世界范围内都有着不可小觑的影响力,在中国青少年群体中拥有大量“粉丝”,而本研究仅对文本“编码”(encoding)进行了粗略探讨,而受众如何对“摇摆的现代性”进行“解码”(decoding)或再次编码,也是极有意趣的研究问题。


[1].《中国市 場向けに 2014 年冬配信 開始》,4Gamer.net,2014年8 月1日。网址:。 [2].陈奇佳、宋晖主编:《日本动漫影响力调查报告——当代中国大学生文化消费偏好研究》,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24页。 [3].“民工漫”又称“MG 漫”、“民工番”,为网络用语,中性词,无贬义,用来特指那些在世界上影响巨大,连忙碌的民工一族都熟知的动漫。另外两大民工漫为《海贼王》《死神》。 [4].参见 http://tieba.baidu.com/f?kw=%BB%F0%D3%B0%C8%CC%D5%DF&fr=ala0&tpl=5。 [5].段小聪:《从〈火影忍者〉看日本卡通片对传统文化的解构与重组》,中国艺术研究院 2006 年硕士学位论文,第 5-6 页。 [6].吉登斯将现代性看作现代社会或工业文明的缩略语。哈贝马斯将现代性视为一项“未完成的设计”,旨在用新的模式和标准来取代中世纪已经分崩离析的模式和标准,来建构一种新的社会知识和时代,其中个人“自由”构成现代性的时代特征,“主体性”原则构成现代性自我确证的原则。福柯则将“现代性”理解为“一种态度”,从根本上意味着一种批判的精神。本文的“现代性”概念倾向于后两种观点。参见陈嘉明:《现代性与后现代性十五讲》,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 年,第 4-5 页。 [7].吕梅、黄守磊:《〈火影忍者〉中的鸣人形象分析》,《动漫研究》,2015年第19期。 [8].理查德·谢弗:《社会学与生活》,刘鹤群、房智慧译,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3年,第127页。 [9].吕梅、黄守磊:《〈火影忍者〉中的鸣人形象分析》。 [10]. 理查德·谢弗:《社会学与生活》,第 127 页。 [11].约翰·费斯克:《理解大众文化》,王晓珏、宋伟杰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01年,第146页。 [12].约翰·斯道雷:《文化理论与大众文化导论》,常江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第74页。 [13].鲁思·本尼迪克特:《菊与刀》,吕万和、熊达云、王智新译,商务印书馆,1990年,第2页。 [14].段小聪:《从〈火影忍者〉看日本卡通片对传统文化的解构与重组》,第4页。 [15].1996年,日本政府公布《21世纪文化立国方略》,明确提出要将日本从经济大国转变为文化输出大国,并将动漫等文化产业正式确立为国家支柱产业。 [16.]赵巍:《日本热血类动漫文本创作模式研究》,陕西师范大学2012年硕士学位论文,第10页。 [17].同上。 [18].段小聪:《从〈火影忍者〉看日本卡通片对传统文化的解构与重组》,第6-7页。 [19].约翰·费斯克:《理解大众文化》,第34页。 [20].赵巍:《日本热血类动漫文本创作模式研究》,第19页。 [21].徐贲:《美学·艺术·大众文化——评当前大众文化批评的审美主义倾向》,《文学评论》,1995年第5期。

我全部都不认识

熊颖.“摇摆的现代性”:《火影忍者》之文化批评[J].文艺理论与批评,2017(03):112-122.

上了大学以后,《火影忍者》我还是依旧跟着,我的大学时光除了看动漫就是看美剧,中间也看了《海贼王》、《滑头鬼之孙》、《魔笛》、《美食的俘虏》等一系列动漫,可是火影我一直没有落下。火影中最让人反感的就是数不清的回忆片段,实话实说,火影700集,动画其实后期我没怎么全看,因为我后期全部看了漫画。这也是我第一次看漫画,后期的第四次忍者大战、宇智波带土、宇智波斑、六道仙人和辉夜姬等剧情我基本上都看了,火影一次次给我带来了巨大的惊喜。而我们的鸣人最终也成为了火影,完成了自己的梦想,而我的梦想依旧没有结束。图片 2


回答:看过!属于日本动漫近几年来比较热门作品之一!由岸本齐史所著!故事围绕梦想成为“火影”的木叶村一众忍者所展开的!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鸣人和佐助!两人之间的羁绊!生生死死!恩恩怨怨!直到后面两人联手消灭大BOSS大筒木辉夜!中间也穿插了五大忍者村之间的恩恩怨怨!故事主人公也是从小一路坎坎坷坷、但身上一股正气以及维护世界和平的信念一直未改变!其中热血青年不在少数、通过主人公鸣人的一次又一次的努力,大家最终解除无限月读!忍界重新恢复和平!主人公也终于实现他成为火影的梦想、作为火之意志的继承者、继续守护着村子里的人们!

(一)研究背景 2014 年11月10日,日本漫画家岸本齐史(Kishimoto Masashi)的代表作《火影忍者》(NARUTO,以下简称《火影》)以全彩页版式郑重推出第700话“最终话”,正式宣告完结。至此,该漫画已连续公开发售15年。主体故事虽已告终,但各类外传、新篇等仍在进行。《火影》出道即反响热烈,成为日本动漫出版界“龙头”集英社第5部发行过亿的漫画,并在海外 30 多个国家与地区出版,全球累计发行量逾 2 亿部。 [1]2002 年,《火影》由 Studio Pierrot 改编为动画放映,本国收视率在7% 左右,在全球 80 多个国家上映,已于2017年3月23日正式完结,总计720话。此外,《火影》还推出了剧场版、游戏、舞台剧等衍生作品与周边产品,形成多元化产业链。在2014年日本官方动漫评选中,《火影》排名第 4;在陈奇佳、宋晖的“中国大学生最喜欢的动漫作品调查”中则位列第 3。[2]《火影》被称为三大“民工漫”之一,意为“连毫无闲暇时间的民工一族都耳熟能详的动漫”。[3]除了中文官方网站“火影忍者中文网”,它还拥有逾 420 万的百度贴吧会员,发帖数超2亿,线上、线下讨论、交流繁盛。[4]

我这个人从小就喜欢动画片,尤其是日本动漫,我不是不爱国,关键是日本动漫在我们童年时期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快乐。《七龙珠》、《灌篮高手》、《圣斗士星矢》等这些动漫在90年代可是风靡全球的,当时的我都是一点一点从电视上看的。后来,上了高中以后,由于学业加重,毕竟还是要高考的,所以动漫慢慢就不怎么看了。我记得是高二上学期,我的同桌在图书馆借来了两本漫画书,才知道的《火影忍者》,我一直看到漫画的佐助打鼬就完结了,也可能是当时图书馆不往外借了吧!图片 3

Animation(动画)、Comic(漫画)、Game(游戏)、Novel(小说)等文化资源,形成强大的产业链,张瑞的《〈火影忍者〉动漫产业链条模式分析》即阐述并解析了影视产业、游戏市场与制造业之间的联动。第三,民俗学

后来初中 接触了上网 老是跑到网吧看火影 才知道火影是连载 需要更新的动漫 那时候一个网站是每个星期五更新一集 而且那时候我知道优酷和土豆两个视屏网站还只给我好的朋友网址 真是搞笑 觉得知道一个网址就是一件很厉害的事 那时候老是通宵包夜 觉得火影太慢了 一星期才一集 又接触了别的连载漫画 又知道了海贼王 那时候还老是租海贼dvd看 比上网便宜 到高中后基本就是上网看了 而且有时候甚至把火影当一个精神信仰一样 每次考试 学习 就把鸣人的忍到 小李的那种努力拿来激励自己 哈哈 基本从小学看vcd 到现在博人传出了 不管在那个城市 做什么工作 基本都会看 也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 感动。泪目。。。。

(二)文献综述 伴随《火影》的畅销与热播,国内相关研究也持续跟进。据统计,自2003年,以“火影忍者”为题或关键词的文献数在2006至2007年间形成一波小高潮后逐年上升,于2014年陡然达到高峰之后回落。除艺术学、中国语言文学、应用经济学、教育学之外,研究《火影》的学科还有新闻传播学、心理学、美学、民俗学等 。

我敢告诉大家,是火影带领我后期又开始了我的动漫之路,前期是《七龙珠》,后期是《火影忍者》。谢谢大家!

熊颖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新闻学与传播学系

回答:念小学的时候 隔壁一家在上海工作的人回来了 他儿子那时候应该是高中大学的样子 我们是小学 那家人在当时比较有钱 就是那个儿子 他带回来了一套火影忍者的vcd 在自己家看 我们村的小孩子 知道的基本去了 那时候 我们村里 白天小孩没事干基本都是集中在一起玩 一起看电视 尤其在有vcd的人家里 看的时候基本没人说话 很认真 看完就一定会讨论看的内容接下来的剧情什么的 那时候碟片基本用来看电影的 动画片的碟片很少 我们基本吧火影忍者当电影 或者是电视剧来看 当时看到佐助打再不斩打了一半 鸣人佐助被困在冰晶魔镜 佐助受重伤哪里 大半天看到哪里的的 上午开始 中午吃完饭马上全跑到他们家 生怕错过一点 那时候就是我第一次看火影忍者 看完全讨论佐助后来死了没 我那时候还表示片头曲的时候有佐助站在电线杆上的图片 到现在为止都没那个镜头 所以佐助后面肯定没死 电视剧里都这样 片头的镜头 放的内容都有 一个小朋友还非说佐助死了 和我争半天 那时候看火影的心情和情感真不一样


火影后期也许有点烂尾吧,早早就完结了,和佐助的那场大战也满足了大家,与雏田结婚,有一儿一女,也很幸福,佐助也和小樱终于在一起了,有了佐良娜。图片 4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发布于动画片,转载请注明出处:你看过火影忍者吗,火影忍者

关键词: